交友不慎(475)

  文/宋勁

  鄉村的夜空只有幾顆星星,遠處有幾聲犬吠。不事農活,嗜賭成性的亞健象鬼一樣在村子里閑逛。

  這時,只見不遠處,同村的亞花向村里走來,亞花模樣不咋地,可走起路來前胸晃得象撥浪鼓。

  亞健遠遠的向她搭訕:“哎!漂亮的亞花,上哪里回呀?”“還不是送那死木頭回城找工去。”亞花走近亞健時應道。

  亞健想:叫自家男人做死木頭,這不明擺著想勾引人嗎?看著亞花高高隆起的胸部,亞健垂涎欲滴,他一把撲上去死死抱住亞花,亞花狠狠給他一巴掌:“老娘今兒飽著呢!”亞健松手摸著自己火辣辣的臉,望著亞花扭著高高圓圓的屁股離去的背影,心里想:再餓你幾天我看你還倔!

  幾天后,果然如亞健所料,亞花經不住他的甜言蜜語,加上夜里獨守空房的難耐,最終只好委身于他。為免村民的閑言碎語,亞花交代他只許深夜前來,并把房門鎖匙給了一條亞健。久而久之,亞花已習慣了在睡夢中與亞健行房的方式。

  有一次,亞花干那事時無意中睜開了眼:“啊!你這個臭流氓,我要報警。”原來,今晚壓在亞花身上的是同村相貌丑陋的亞強。“報啥?亞健今晚可是把你給他的鎖匙輸給了我,你報警?我還想報給你那死木頭聽呢!”“嘩——”亞花聽完一聲大哭,在這寂靜的村夜猶顯刺耳。

  亞強見勢不妙,腿上抺油--蹓了。

上一篇:明月不是猛虎,但有噬人之心。 下一篇:尊重的魅力 思想的價值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