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25日電(記者 上官云)在40多年的時間里,總共創作1800多萬字的作品,而且不借助電腦,完全手寫,這是怎樣一種體驗?

  這是張煒的真實創作經歷。他是中國當代著名作家,著有《古船》《九月寓言》等多部作品。2011年,憑借10卷本小說《你在高原》獲得第八屆茅盾文學獎。他寫詩、寫兒童文學作品,也研究傳統文化。在他看來,真正的純文學不會時過境遷,而必將與時俱進。

  少年,對文學之路的向往

  未見過張煒的人,總以為他身為作家,講話總是文縐縐的,實際并非如此。樸實、低調是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

北師大國際寫作中心供圖

作家張煒。北師大國際寫作中心供圖

  1956年,張煒出生于黃縣(今龍口市),小時候隨家人遷至渤海灣畔的林中,遠處有一座園藝場,再遠處是一個稀疏的村落。母親要工作,父親長年在外地,他的大部分時間都是與外祖母在一起,出去玩,有時會到海邊的林子里奔跑。

  由于環境相對閉塞,張煒能見到的就是大自然的風景和辛苦穿行于林中的人。所幸家里有許多書,沾這個光,他讀了許多文藝作品,眼界逐漸變得寬廣。

  在童年,他參與過“采草藥”“捉魚”等簡單的活動,“學校里要上勞動課,老師就帶著我們到林子里去采藥。像音樂課什么的,有時候也到林子里上”。

  張煒也說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向往成為一名作家的。讀初中時,他聽說某地有一個大作家,決心去拜師。原本內向的張煒,和同學一起跑了很遠的路找到這位作家,盤腿坐在炕上,認認真真聊了一回文學。

  林中生活成為他之后幾十年寫作靈感的來源。在學校,張煒和幾個愛好創作的同學發起成立文學社,出版油印刊物。也是在17歲的時候,他寫出了第一部作品《木頭車》,文學之路由此慢慢開啟。

  一個“勞動模范”般的作家

  張煒是個作家,但算得上“勞動模范”。的確,在40多年的時間里,他一共創作了1800多萬字的作品,平均下來,每天寫1000多字,而且不借助電腦,完全手寫。

  從這個角度來說,有人評價張煒是中國當代創作最高產的作家之一,并不過分。他成名甚早,20多歲時即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在不到30歲時,已經寫出了代表作之一《古船》,描寫膠東蘆青河畔洼貍鎮上幾個家庭40多年來的榮辱沉浮、悲歡離合。

資料圖:作家張煒。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資料圖:作家張煒。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這篇小說的誕生很是費了一番功夫。為了找個安靜的寫作環境,他特意在招待所找了一個房間,從家里步行到這個寫作專用房間,大概有不到10分鐘的路程。張煒總是貼著街邊走,生怕碰到熟人或亂撞的自行車,被打攪了思路。

  進到房間,張煒推開窗戶,洗干凈手、鋪好紙,然后再寫。作家宋遂良回憶,寫到動情的時,張煒說他兩個眼睛幾乎要鼓出來,筆都幾乎要把紙戳破,寫到“兄弟夜話“的時候像得了一場大病,“他對文學是這樣一種勤懇的勞動”。

  《古船》獲得了成功,先是獲得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1986年長篇小說獎,還被選入《百年中國文學經典》一書。

  如今,回憶起《古船》,張煒說,小說的準備、構思大概花了四年時間,那時自己剛剛27歲,肯定會有殘缺和可挑剔的地方,“這是我的第一部長篇,對我來說很重要。也總是令我懷念年輕的時候”。

  寫詩歌,也寫兒童文學

  常年寫“嚴肅文學”的作家,似乎很難和兒童文學作品扯上關系。但張煒打破了這個界限,近幾年他出版了多部兒童題材作品,包括《獅子崖》《海邊童話》等等,其中《尋找魚王》《兔子作家》得到廣泛贊譽。

  在張煒看來,寫架構宏大的“史詩級”作品和寫一部簡單易讀的兒童文學作品并不沖突,“兒童文學其實是整個文學的入口、基礎,甚至是核心。任何一個作家把兒童文學的元素從整個創作中剝離和剔掉,可能都不會是一個優秀的作家”。

  某種程度上,作家的創作需要一份好奇與純潔,缺失了這些,作品會變得艱澀。張煒說,哪怕自己在寫《古船》《你在高原》這種情節復雜的小說時,都始終抱著一種孩子般的好奇與熱情,才獲得了更新鮮、更質樸的認識和感受。

上一篇:揭秘:星火教育1對1輔導教學模式的探索與實踐 下一篇:她比煙花落寞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