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拉薩5月4日電 題:向上!與珠峰有關的青春

  王沁鷗、張寶亢、孫非

  五月,萬物蓬勃,青年人的節日在五月。喜馬拉雅山脈天朗氣清,向世界之巔進發的最佳時機在五月。

  1960年5月,三位平均年齡只有24歲的青年,代表中國人第一次從北坡登頂珠穆朗瑪峰。

  1975年5月,九位青年登頂珠峰并在頂峰與五星紅旗合影,史稱“珠峰九勇士”。

  今天,一批批青年人勇往直前,在珠峰之上實現自己的夢想,用昂揚向上的姿態詮釋著時代精神。

  將個人奮斗融入時代主題,便是無悔青春

  四十年間,兩場自我叩問

  44年前,一位登山者幾乎將年輕的生命留在了追求人生至高點的路途中。

  海平面之上8600多米的雪山某處,傍晚的狂風肆虐,23歲的藏族青年桑珠收起報話機,開始與另外三名同伴按照剛剛收到的命令,向更低海拔撤退。他們此時已迷失了方向,只能輪流吸著氧氣,在巖石峭壁間摸索返回的路。自登上這座雪山以來,桑珠心里第一次出現了不甘與迷茫:“我們這次還能登上珠穆朗瑪峰嗎?”

  這一幕發生在1975年5月,是1960年中國人實現人類首次從北坡登頂珠峰后,中國登山隊第二次從相同方向對珠峰頂峰發起沖擊。

  當時,隊伍已嘗試過一次登頂,但因大風等天氣原因失敗。許多隊員因身體透支不得不下撤,無法繼續參與之后的攀登。原在修路隊的桑珠被選入此次沖頂的突擊隊,他還擔負著一個重要任務:背負4截金屬梯架設在海拔約8680米的“第二臺階”處,以攻克這一段攀登難點。

  然而,桑珠與同伴們再次陷入困境……

  向上,還有可能嗎?

  類似的問題,40年后擺在了22歲的藏族登山向導邊巴頓珠面前。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強震,珠峰南北坡均受嚴重影響。邊巴頓珠作為商業登山團隊的向導,正在海拔8200米左右進行物資運輸。山上的巨大震感,以及從電話中得知家中房子塌了的消息,讓這個年輕人在雪山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最終,依靠同伴讓出來的氧氣,他連續行進數小時,才于凌晨3時驚魂甫定地撤回海拔5200米的大本營。

  當時,已決定以登山向導為職業的邊巴頓珠,還從未登頂過珠峰。

  向上,還要繼續嗎?

  兩個不同時代的登山者,都在自己的青春歲月里,于世界之巔前,面臨著關于攀登、也關于自己人生的自我叩問。

  后來,他們都用行動給出了回答。

  1975,你們能想象嗎?

  時至今日,即便已登臨過珠峰之巔,桑珠也總是說,自己與許多當年在山上的年輕伙伴一樣,只是非常簡單的人——對所擁有的人生時光,以及決定為之奉獻的事業,有著最簡單的執著和熱情。

  他依舊記得,隊友仁青平措第一次沖頂時手部凍傷,但仍主動報名第二次沖頂。他受傷的手根本抓不住巖石,一抓就打滑。最后,大本營強行下命令,仁青平措才勉強下撤。

  “你們能想象嗎?”桑珠講述著自己那已經遙遠的青春,也詢問著年輕的后輩們。

  有很多事情,后輩們或許都想象不到,比如:如果沒有西藏社會形態的變革,桑珠根本沒有可能登上世界之巔,終生都會是一名沒有自由的奴隸。

  1953年,桑珠出生在西藏。6年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西藏民主改革在青藏高原徹底廢除了人奴役人的腐朽制度。從此,桑珠的人生有了更多可能——上學、參軍,直至被挑選進入1975年攀登珠峰的中國登山隊。

  中國之所以在1960年首登珠峰后時隔15年再次攀登,桑珠在初入登山隊時還不完全理解。除測量山體高度、進行科學考察外,破除圍繞“1960年中國人是否登頂”的爭議,向國際社會證實中國登山的能力,也是攀登的重要目的。彼時的登山運動與乒乓球等競技體育項目一樣,寄托著國人對于一個站起來的中國的美好希望,是中國國家形象和民族精神在體育領域的“代言人”。

  “為了國家和人民的事業,我們年輕人不怕苦,甚至愿意獻出自己的生命。”桑珠這樣說。而有人確實把生命留在了山中。在桑珠迷路下撤的那次頂峰突擊中,隊員鄔宗岳失蹤,后被證明因滑墜犧牲。

  隊伍遭受打擊,一度撤回大本營。但桑珠記得,營地中反而出現了更為熱烈的氣氛,似乎那不是一場攀登,而是一次戰斗。決心書、請戰書、入黨申請書,雪片般飛向登山隊黨委會。所有人都爭著要為再次沖擊頂峰奉獻一切。

  “桑珠,你有沒有決心?”

  “有!”

上一篇:李宇春朱一龍助陣青春芒果節 與青春代表一同詮釋向上正能量 下一篇:【追夢青春】“全國向上向善好青年”孫玉晴:以教育點亮人生的希望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