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歲“剩女”實話實說:我渴望婚姻,但也做好了孤獨終老的準備

01.

“婚姻在我看來是神圣的,很多人都勸我將就,但是我不想。我不覺得我現在的生活有什么問題?單身了這么多年,以前是著急,現在心漸漸平靜了。我也渴望婚姻,期待著愛情,但是我知道我可能會孤獨終老。”

這段話是一位“大齡剩女”的獨白。

呂靜(化名),一個江南女子,有著江南小女人的柔情,人是長得很美的。呂靜是我姐姐的朋友,是她上一份工作的女老板,一線城市工作,有車有房,活得挺瀟灑。

呂靜不覺得自己是“大齡剩女”,她覺得這個對女人的認定本身就有問題,什么大齡剩女,她不就是沒結婚嗎?人這一輩子,活得怎么樣?又不是單純的靠婚姻來判定的。

“人怎么生活,不能單純的靠結沒結婚來判定。結了婚的人也有很多過得不好,現在離婚獨自過的女人也不少。我不覺得不結婚就成了怪物,這在我看來太尋常不過了。結婚怎樣?不結婚又怎樣?生活是自己的,只要是自己過得舒心就行了。婚姻并不是我們人生的必需品。”

呂靜說的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說真的,以前單身的時候我也想過有關婚姻的問題,覺得一輩子不結婚挺嚇人的;但是自己結婚之后,我忽然懂得了為什么那么多人選擇單身?婚姻這回事,如果結婚后讓自己過得不痛快,那還不如不結婚。

我也有過這樣的想法,“要是我的婚姻不可靠,哪天到了過不下去的時候,依我的性格也可能離婚一個人”,無非就是生活方式的一種,一些“剩女”們選擇不結婚,說到底也是“對婚姻的認真,對自己的尊重”。

因為想了解“剩女”的心理狀態,我跟呂靜關于這個話題聊了聊。

呂靜目前的人生態度,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我渴望婚姻,但也做好了孤獨終老的準備!

42歲“剩女”實話實說:我渴望婚姻,但也做好了孤獨終老的準備

02.

沒結婚,逼婚是日常,父母最擔心你的婚事

呂靜說,這么些年父母一直在擔心著她的婚事,即便是現在她42歲了,父母依然很擔心。呂靜早年的時候還會很叛逆,而現在她會很認真的對父母說:

“爸媽,你們放心,我已經給自己留夠了養老的錢,我會伺候好你們二老。要是哪天真的到我身體不能動的時候,我就去養老院,沒事,人生不過那幾年。”

呂靜跟父母如此坦言的時候,父母也是心疼的哭了出來。有哪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兒女能有個好的婚姻呢?可是想有一段好的婚姻卻不是那么容易,太難太難了。

現在父母倒也不催呂靜了。從三十歲催到四十歲,他們也對女兒的單身狀態漸漸習慣了,由不理解到選擇了尊重。

催呂靜的還有“七大姑八大姨”,每次回老家就會有很多親戚說起她的婚事,著急的給她安排一系列相親。但是呂靜說了“我不會在老家發展的,所以老家的相親免談”,后來也便沒人給她介紹了。

我最害怕過年,現在過年多半帶著父母出去旅行

“你知道的,單身的人是最害怕過年的”,呂靜嘆了氣,過年好像是屬于家庭團圓的,她這個年齡的,按理說都快當奶奶了,但是她呢,她沒有自己的孩子,就連枕邊人都沒有。有孤獨嗎?也是有的。所以在更多時候會在過年的時候,多帶著父母出去旅行。

“我只要回老家,就會把自己打扮的光鮮亮麗”,呂靜說單身的女人要讓自己保持精致,回老家她會開上她的好車,更是一身的光鮮亮麗,她不會允許一些人嘲笑她。

“單身怎么了,我過得很好。”一個女人靠自己的本事得到一切,這是一件很有面的事情。

說句實話,我不敢想象自己結婚之后成為一個“黃臉婆”,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我知道很多女人表面上說我,但是內心是很羨慕我的生活狀態的。

42歲“剩女”實話實說:我渴望婚姻,但也做好了孤獨終老的準備

03.

我會安排好自己的時間,很自律,讓生活充實

呂靜是一個很自律的女人,這一點可以通過她的身材和相貌看得出來。即便是42歲了,呂靜看起來不過30歲,很年輕,身材保持的很好。再加上她沒生過孩子,也經常鍛煉,身型很好看。

一個女人,精神面貌好了,皮膚好,身材好,看起來也就年輕了。

“我很怕自己頹廢掉,我知道一旦你頹廢了,也便對人生都失去希望了,這樣的人是很可怕的”,所以呂靜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很豐富,工作之余,她會讓自己健身,多讀書,多出去走走。每年至少五次的出國旅行,呂靜喜歡探索未知,喜歡在異國他鄉獨處的感覺。

我一直都在學習,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呂靜單身的時候在做什么?她在努力學習提升自己。對于她而言,這是她自己的底氣。可能在旁人看起來她有點不合群,但是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對于一個單身獨居的姑娘來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呂靜知道當自己年紀越來越大,有一個好身體很重要。

上一篇:有這幾種行為就可以看出你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下一篇:悲傷逆流成河》|愿你的青春溫柔果敢有力量

福利新快3